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機器的葬禮

———— 發佈時間:2020-01-10   編輯:香港國際新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崔偉  閱讀次數:57 ————

 这是一场看似普通的葬礼:现场气氛肃穆,亲友表情悲伤。唯一特别的一点是:祭奠的是一群年老失修的机器狗。


 这是2018年4月,在日本千叶县夷隅市的光福寺发生的一幕:来自日本各地的114只机器狗“Aibo”的主人们,集体给他们的机器宠物做法事。




 索尼公司在 1999 年推出 Aibo 机器狗,在当时被称作世界上第一款带有人工智能的家庭娱乐机器人。第一代 Aibo 定价高达 3000 美元,但在开售 20 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


 从1999到2006年间,索尼公司售出了总共15万只机器狗。对于很多购买了Aibo的主人来说,它们并不是冰冷的硬件产品,而是和那些有血有肉的狗一样,是成了生活中陪伴自己的“家人”。


 有朋友会说,为什么不养真狗呢?其中一位主人的回答很有代表性:她曾经养过四条真狗,但它们都已经离开这世界,她也不能再承受宠物离开自己的痛苦:

如果再有一条狗离我而去,我会心碎。


 另外,这和这种狗的设计也有关系。比如小田裕美子的机器狗 Chaco ,它已经在和主人长时间的相处中发展出了自己的“个性”。Chaco 熟悉裕美子家中的空间布局,需要充电时会自己找到充电器充电,当裕美子不高兴的时候,Chaco 会唱“生日快乐”歌,因为它知道裕美子喜欢这首歌。


 虽然机器狗不会像真狗一样生老病死,但使用时间长了难免会出现故障。2016年索尼公司停产Aibo,并且停止了维修服务。很多养这些狗的主人,因为没有地方维修,慢慢这些狗都不能正常工作了。


 为此,从 2015 年开始,由几个前索尼技术人员组成的 A-Fun 电子维修公司,会对无法维修,且得到主人同意将被拆解回收的机器狗,在一些寺庙为一些机器狗举行集体葬礼。


 这样就出现了开始时的那一幕: 在葬礼上,每只机器狗身上挂着标签,写着各自主人的名字和家乡,他们的主人则在一片诵经声黯然落泪。目前有800多只Aibo宠物狗通过这样的葬礼跟主人告别。



 好消息是,索尼在2018年启动了新一代Aibo狗的生产线。新一代 Aibo 的定价接近 2000 美元。它的外形减少了几分冷酷的机械感,看上去更萌更可爱,动作也更灵活,更接近真正的狗。


 而且支持云存储,就是把每只狗的数据都存到云端,这样可以实现代际更换,用一位索尼员工的话来说:“每一台 Aibo 的灵魂都可以传递到下一代。


 但是对于老版 Aibo 用户更关心的,依然是索尼会不会为他们恢复提供维修服务。然而索尼的回答不容乐观。像开始这样的葬礼,有可能还会继续发生。


 这个真实的故事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人性的很多侧面:


 人类对于陪伴的需要,对于交流的渴求,人类和机器人之间关系的演变,以及通过“记忆”的上云实现生命的延续等。


 之前有位朋友提到,家里的语音机器人出了故障,一家人的情绪都受了影响。不知不觉间,越来越聪明的机器、智能,也会潜移默化地成为人类的朋友、伙伴。随着机器智能、人工智能的技术进一步深化,这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我们一起保持关注。


 下面引用科幻作家刘慈欣在访谈中对于人机交互的一些观点,值得思考。

骆轶航:您本身是小说家,我们能不能用一些更浪漫的方式描述你的理解,到底什么是人机交互,什么又是人工智能? 


刘慈欣:这个真的很难描述。因为智能的定义是什么,在我们来说智能可能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很硬的智能,基于数学的推理、逻辑这些,这些方面计算机早就超过人了。另外一方面就涉及到人本身情感很微妙的这些人文的、情感的这些东西,目前可能人工智能还在快速的学习当中。 


但是我觉得总有一天会以很大的计算速度、很好的算法,最后以海量的原数据来制成,肯定计算机在情感方面也会超过人的。但是像你说的最后的话,这样的一个局面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人类文化,这个很难预测,这个可能性太多了。

刘慈欣

骆轶航:这个东西应该是我们人类在出现,也就是现代人类——智人出现几万年以来,可能是一两万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变化。 


刘慈欣:这个变化用一个词可以形容,叫other,就是他者。人类文明什么都遇到过,但是唯一一种东西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就是他者。


他者的意思就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在智力上与你相当或者比你这么一个存在,这么一个存在从来没有过这个东西,假如真的出现了,甚至我们仅仅知道它存在了,对我们人类文明、人类文化会产生什么样的冲击,就是说在这个层面上外星人跟人工智能倒是有共同之处,都是他者。

刘慈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