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報告

吳桐:鏈改即將進入大規模安裝期—寫於兩會前

———— 發佈時間:2020-05-22   編輯:  閱讀次數:13 ————

本文作者:

吳桐,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博士,CECBC區塊鏈專委會副主任、數字經濟商學院院長,數字資產研究院研究員,區塊鏈和數字經濟領域知名學者,首部鏈改專著《鏈改:重塑社會結構和經濟格局》作者,即將出版《鏈政經濟:區塊鏈和政務系統的融合》

 

首先,請大家注意我的一個詞語用法,這次我在標題中沒有對“鏈改”二字加冒號,原因有二:第一,區塊鏈行業內乃至社會對鏈改有了一定的瞭解程度,不需要專門用冒號括起來了。第二,鏈改進入了省政府的官方檔,沒有用冒號標出。5月9日,海南省工信廳發佈《關於印發海南省加快區塊鏈產業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其中第五條為推動電子政務專案鏈改。這標誌著鏈改正式納入海南省政府工作框架。我們應該緊跟官方表述方式進行調整。當然,我在2018年出版的《鏈改:重塑社會結構和經濟格局》中沒有加冒號,是因為我希望鏈改成為一個具有廣泛社會普及度的詞語,更希望鏈改這個事情能夠為發展數字經濟、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做出更大貢獻。現在看來,鏈改按照預期逐步推進,令人欣喜。   

  

  之所以在今天談鏈改,是因為萬眾期待的全國兩會在京召開。相比以往,今年兩會的召開具有非常之意義,意味著我國進入全面恢復經濟社會活動和疫情常態化防控的新時期,也向全球彰顯了14億中國人的信心和能力。可以預見,今年兩會的區塊鏈提案必如雨後春筍,將極大地推動鏈改進程。這無一不令人振奮。

    


為什麼鏈改即將進入大規模安裝期呢?   

  

第一,鏈改具有了一定的社會基礎。2018年在《鏈改:重塑社會結構和經濟格局》中提出了完整的鏈改體系,包括其世界觀和方法論,並將鏈改分為四個層次:思維邏輯、資產形態、組織方式和技術框架。這四個層次思維邏輯是基礎,資產形態、組織方式和技術框架是具體表現形式。現在來看,每個層次的鏈改都取得了一定進展。   

 

思維邏輯層面的鏈改是基礎。從2019年10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後,全社會的思維邏輯鏈改已廣泛而深刻地展開,更重要的是在廟堂展開,我非常榮幸地在這段時間為超過20個體制內單位從不同層面講述區塊鏈和數字貨幣,並與一些黨政機關負責人深入交流了現有機制需要改進的一些方面,這也為我的新書《鏈政經濟:區塊鏈和政務系統的融合》奠定了現實基礎。事實上,鏈政經濟理論和鏈改一脈相承,是鏈改發展到一定程度,作用於頂層設計的產物。此外。二者的視角一個是自下而上,另一個是自上而下,在現實中往往是二者互相促進,互為支撐。區塊鏈思維作為互聯網思維的深化,將持久綿長地發揮深遠作用。    


更令人欣喜的是,5月20日,由中國12家省級主流新媒體作為首批成員單位組建的全國首個區塊鏈新聞編輯部正式在雲端成立。區塊鏈新聞編輯部現階段並沒有直接採用區塊鏈技術,而是充分發揮區塊鏈”共用、共融、共治“的理念,秉持“策劃眾籌”、“傳播去核”的運行理念,即在具體操作時,所有成員單位抱團聯合策劃,通過雲連線的方式召開雲端策劃會,成員單位代表每天進行頭腦風暴,一起想點子、做產品、做宣推。誰提出點子,誰就任專案組長,誰就是傳播的主導者,每一家媒體都平均享有爆款新聞的開鎖值班鑰匙。持有“值班鑰匙”以外的一切其他成員單位按照共同約定,竭盡全力為專案主導者提供最大資源,為新聞傳播提供最大舞臺。  

  

全國首個區塊鏈新聞編輯部反映了主流媒體對區塊鏈思維理念的深刻理解,也反映了對區塊鏈思維理念的高度認可。事實上,思維邏輯層面的鏈改是最容易推動的,也是影響最為深遠的。因為,思想可傳世而不朽。  

  

資產形態層面的鏈改包括資產數位化和數字(數據)資產化。前者為股票、債券、不動產、無形資產的數位化表達,而後者為將數據納入生產要素,實現確權、定價與流轉。無論是資產數位化,還是數字(數據)資產化均離不開區塊鏈。其中,資產數位化已成為共識,而數字(數據)資產化更是在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央將數據納入生產要素之後開啟全面探索進程。一周前,《財富》(中文版)發佈了”中國40位40歲以下的商業精英“榜單,這份榜單含金量極高,在我看來幾乎沒有什麼水分,不像有的榜單內幕重重。而其中,90%的企業都在數字經濟領域。資產數位化和數字(數據)資產化是發展數字經濟、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要推動力,作為後浪的年輕人投身其中,將會湧現出下一個馬雲、馬化騰和劉強東。


組織方式層面的鏈改在疫情期間得以進行廣泛的社會實驗。居家、線上的分佈式協作大規模進行,成為了疫情之下中國經濟的穩定器。同時,數以億計的從業者擁有了之前不曾有的自我支配時間,可以線上上與其他從業者分佈式地展開協作。在疫情之下,工作的粘性降低,這為未來數位化的共產模式提供了寶貴的經驗。事實上,由12家省級主流新媒體組建的全國首個區塊鏈新聞編輯部也是採用區塊鏈的組織架構,實現了組織方式層面的鏈改。更進一步地,由我國宣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可以吸收區塊鏈分佈式、民主化和多邊化的組織特徵,共同應對日益嚴峻的全球性問題。  

 

在技術框架層面的鏈改也取得一定的進展,但總的而言分佈零星,較為鬆散,距離規模化、產業化還有較大差距。海南省工信廳提出的推動電子政務專案鏈改”,體現了政府作為主要參與者對技術框架鏈改的推動作用,這也是鏈政經濟的組成部分。但檔剛剛發佈,距離取得成果尚有距離。鏈改雖然具備了一定的社會基礎,但在技術框架層面缺乏基礎設施。而區塊鏈新基建則為大規模的技術框架鏈改提供了基礎設施。區塊鏈新基建的啟動是鏈改即將進入大規模安裝期的第二個原因。

  

  

2020年3月,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召開會議提出,加快5G網路、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2020年4月,發改委指出,新型基礎設施主要包括三方面內容:一是資訊基礎設施,主要指基於新一代資訊技術演化生成的基礎設施;二是融合基礎設施,主要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三是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製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其中區塊鏈屬於資訊基礎設施中的新技術基礎設施,在整個新基建中起到信任鏈接器的重要作用


以5G、數據中心、人工智慧、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基建,既是數字基礎設施,又是戰略新興產業,既有巨大的投資需求,又能撬動龐大的消費市場,既著眼於當下的數字抗疫,又立足於長遠數字經濟發展下的新舊動能轉換。不同於傳統基建,新基建本質上是建設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新基建對開啟數字經濟新時代,實現經濟發展新舊動能轉換意義重大,對我國經濟具有中長期的促進作用。事實上,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與完善的基礎設施具有密切關係。


從1971年英特爾微處理器發明後,人類社會邁向資訊社會1.0時代,我們得以享受到數字遠程通訊、互聯網服務、移動支付等現代基礎設施。事實上,經濟社會的發展受技術影響越來越大,每次產業技術革命都會對經濟社會帶來巨大的改變與衝擊。每次產業技術革命大概歷時45—60年時間,可分成兩個階段:10—20年安裝期和20—30年拓展期。每一次產業技術的興起,都會伴隨著新基礎設施的建設,都會帶來利益格局、產業體系、制度文化的重構。


第一次資訊產業革命到今天已過去了近50年,我們正經曆的各種經濟政治困境都與第一次資訊產業革命紅利的終結密不可分。而能否走出經濟政治困境的關鍵在於新一輪的數字技術產業能否落地,當前我們站立的歷史節點是新一輪技術產業革命的關鍵時期,未來十年將是新一輪數字基礎設施安裝期,我們在這個十年的作為決定我們在世界之林的新座標。


事實上,除思維鏈改和組織鏈改外,大規模的資產鏈改和技術鏈改仍面臨基礎設施赤字的約束,區塊鏈新基建的落地將迎來鏈改的大規模安裝期,將為鏈改的深化提供配套的基礎設施。隨著區塊鏈新基建的落實,鏈改也會真正迎來黃金時代。


2019年10月24日總書記發表區塊鏈重要講話後,許多傳統行業、黨政機關和央企國企的朋友都對區塊鏈表現出極大的關注和興趣,並有進一步學習的計畫。區塊鏈不僅是一種技術,更是一種思維理念和經濟範式。我在2018年11月出版的《鏈改:重塑社會結構和經濟格局》從經濟、管理、金融、技術角度全面闡述區塊鏈,非常適合非技術人員瞭解和學習區塊鏈,總書記高屋建瓴地指出區塊鏈的落地路徑也是“鏈改”所宣導的路徑,深入推進鏈改是貫徹落實總書記指示的必由之路。同時,我的新書《鏈政經濟:區塊鏈和政務系統的融合》也將在2020年上半年出版發行。願我們都做當前偉大時代的參與者,不做旁觀人。